0%

由于近来回归忙碌的学习生活而减少了通勤,阅读时间也随之大大减少,读完头两册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,其间阅读时断时续。其中有两次差点掷卷,第一次是尼古拉·罗斯托夫伯爵与多洛霍夫的豪赌,第二次是塔娜莎·罗斯托娃伯爵小姐的见异思迁,仿佛故事不能按照理想的情况发展而感到不适(本文的译名均采用刘辽逸的译本)。当然也有令人欣喜的高潮部分,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安德烈·博尔孔斯基公爵与塔娜莎的相遇,与索尼娅参加的那场化装舞会。另外,著作对俄国风俗、战争、军旅生活、贵族社会、狩猎、舞会、东正教、共济会、民俗、农奴改革等的详尽描写也令人称道,正如屠格涅夫称之为”一部集叙事诗、历史小说和风习志之大成的、独树一帜的、多方面的作品”。

中国自汉武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开始,两千年来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,两千年的沉淀见证了封建社会的始末。自新文化运动开始,到批林批孔的闹剧,儒学的地位一落千丈,社会形态、人际关系、经世济民之道的急剧变化也导致了儒学的适用性遭到了质疑。然而千年的伦理纲常并非百年突变所能颠覆,东方哲学也并没有被西方思想彻底侵蚀,尊孔的思潮或许还会复兴,但是对于其思想的重新解读至关重要,犹如朱熹官学的解读顺应了宋明清中央集权的需求,对于经典在新时代的重新解读有利于思想的延续与发展,同时防止对经典误解造成的负面影响。在本文中,我罗列了一些我对于经典意义的疑惑,希望将来有人能定义其新的内涵。

M:健康、自信、坚持,那么就很肯能会成功。

我:那怎么样算成功呢?

M:每个人的成功都是不同的,没人能告诉你如何成功。但很多人失败的经验却是类似的,你可以做的是避免重蹈覆辙。

前言

这个 tag 收录了平时读到的有意思的文字,三个月一换,3月到5月为春篇,6月到8月为夏篇,9月到11月为秋篇,12月到次年2月为东篇。作为创刊号,2018春会包括2018年2月以及之前读到的一些文字,以上。

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写过读书感想了,甚至忘记这种功能性写作的套路是什么了,于是就只能随便扯扯。机缘巧合在咖啡店里找到了这本书,在一大堆畅销书中挑出了一本。虽然只是本缩写本,但只读了两章,很快的就被孙少平的登场——在高中吃不起丙餐,只能就着汤水吃两个黑面馍,又不好意思被人瞧见,与有同样遭遇的郝红梅两人惺惺相惜——深深的吸引了,对于青春期特有的那种自卑的心理的刻画是如此的真实,于是回家立即就买了个kindle。

原文

  • 记得在香港时第一次吃到的沙爹

  • 记得去海洋公园时吃的28港纸的 ice cream sandwich

  • 记得在xx酒楼吃的蟹粉汤包

  • 记得麦当劳的香草奶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