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%

又过去了三年,还是没有什么进展。这三年自己有进步吗,三年里她变了吗?

今年五一有五天假,打算去虎跳峡和泸沽湖玩,可惜机票太贵了,买不起直飞机票,去程买了早上7点多杭州-凯里-丽江的票,回程是晚上七点多丽江-怀化-杭州,计划抵达时间也是夜里十二点半了,第二天还要上班,所以原本就决定在回去的路上好好睡一觉。

《论语·学而第一》:子曰:“巧言令色,鲜矣仁。”

如果训诂正确的话,那么这句话应该翻译为 “孔子说:’花言巧语,满脸堆笑,这种人是没有多少仁德的。‘”(杨逢彬《论语新注新译》)抛去仁这个复杂的概念不谈,巧言令色显然也是不符合传统价值观的,本身具有贬义;也就是说,两千年来,这句话的内涵变化不大,仍然保留了它的本义。但是,除了古老的东方智慧之外,别的文化也孕育出了不同的处世之道,比如 expressive 的美国人,通常会做”巧言令色”状,以表现出自己正在努力地参与交流,以达到拉进人们之间的关系,或者减少交流成本的目的。那么这两种做法是否矛盾呢?

本系列跟日本综艺节目《人类观察》无关,试图用观察生物种群的方式观察人类,就像人类观察孔雀,外星人研究地球人那样。本系列纯属空想,缺乏论证,不要当真。

本期的主题是人类对于脱发的态度。

最近读完了长篇连载的爽文鼻祖《基督山伯爵》,埃德蒙·唐代斯(周克希译本译名)在人生最幸福的时刻被人诬陷入狱,在黑暗中度过了人生中本应美好的十四年光景,越狱后凭借着狱中学到的知识和意外的巨大财富,又花了十年时间准备,完成复仇的故事。故事中大部分的情节都按照读者的喜好,以完美和喜剧收场,但是还是能穿插一些精彩的舞台剧般的场景描写,和深入的内心独白,使得小说脱离普通爽文的境界,成为经典之作。

2020是特别的一年,结束了愉快的读书生涯,正式成为一名社畜。随便写写,记录一下 sentimental 的25岁。

最近读完《围城》,标记的句子有点多,出个特辑,内容出自《围城》和杨绛的《记钱钟书与<围城>》。剩下的存货留到21年吧。

往期回顾

本系列跟日本综艺节目《人类观察》无关,试图用观察生物种群的方式观察人类,就像人类观察蚂蚁,外星人研究地球人那样。这种把自己排除在人类之外,摈弃人性的方式可能很怪异,或者很残酷,不喜勿喷。本系列纯属空想,缺乏论证,不要当真。

本期的主题是人类个体的繁育策略和社会性研究。

作为一个酒客,光懂一点酒的知识还是远远不够的,光会谈谈酿酒方法、产地、价钱,怎么喝,用什么酒器喝,搭配什么喝,就显得很庸俗,不够高雅,必须要丰富自己的底蕴和内涵,不然就只能整天就“你干了,我随意”,得玩出一些花样来,所以本篇建议全篇背诵。

简单总结一下就是没读懂。一开始没读懂,人名重复,叙事结构乱七八糟的,好不容易读到上校自闭的时候好像有那么点懂了,但是到后来下雨了,就又不是很懂了。

作为一部通俗小说经典,在读这本书的时候,是一个充满着惊喜的过程,在知晓结局的情况下故事情节总是发生着意料之外的转折,跌宕起伏。全书围绕着郝思嘉(Scarlett O’hara)的三次婚姻而展开,伴随着内战的时代变化,人或是转变,或是守旧,最终都成为历史的一部分缩影。虽然是一部小说,但是还是为不了解美国历史的我,提供了一些参考。对于这本书而言,有挺多方面想谈的,关于其文学地位,关于译本,关于时代背景,关于战争,关于爱情,关于不喜欢它的地方。